6.0

2022-09-02发布:

天天玩人人做夜夜添终极幻想之武侠爽文 性骚扰王语嫣

精彩内容:

王語嫣與段譽成婚幾年後,段譽重入中原遊曆而忘歸。王語嫣思念之下,女扮男裝獨自回到中原尋夫。一日,與一名當年曾瘋狂單戀其母王夫人(阿蘿)而不得,愛極生恨,已陷入瘋魔狀態的江湖怪醫仇大夫狹路相逢!而且,仇大夫識破了她的身份——仇大夫怒聲問道:“阿蘿那賤人是你什幺人!?”
話聲未落,他一掌擊出,王語嫣被震得一個踉跄,退出一丈多遠,靠在石壁上。她驚問道:“你、你想幹什幺?”
仇大夫的眼光忽然變得柔和起來,靠了上去,突然一掌擊向她的頭巾!頭巾飛處,露出一個扣得緊緊的發髻。他又順手一挑,一頭青絲四散開來,一束束,一縷縷,如絲如緞,那情致真是說不出的動人……最新地址他陰陰一笑:“我果然沒猜錯,你是女人!……你一定是那賤人的女兒!”
王語嫣有些絕望了,她覺得自己在向無底的深淵下陷。她已看出他的企圖,驚道:“你、你想要幹什幺?!”
仇大夫笑而不答,伸手輕撫著她的秀發,從頭頂由上而下,一直撫向發梢。
然後將長發撥向她的肩後,而右手卻在她頸旁輕撫起來……觸手處溫潤如玉,滑不留手……王語嫣羞憤交加,怒斥道:“住手!不要碰我!”
仇大夫置之不理,一面繼續輕撫她的粉頸,一面自言自語道:“嗯……象那賤人一樣,摸起來好舒服……”
王語嫣被嚇得魂兒飛向天外,她不會武功,欲待掙紮,卻被仇大夫一把抓住右手輕輕一擰,頓時便虛脫無力。她心知無法阻止,又不能掙紮,罵更無用,只有雙目緊閉,任憑他擺布。
本文來自仇大夫的右手逐漸移向她的領口,突然猛力一撕,只聽“咝”的一聲,整個領口被撕開,破裂直至胸襟前!
王語嫣驚得失聲大叫:“啊!——”只見仇大夫在狂笑聲中,雙手齊動,已把她的整個衣襟撕開,露出繡有彩鳳的鮮豔絲緞小肚兜!
王語嫣驚得魂不附體,情急叫道:“你!你——”
仇大夫充耳不聞,低首向她胸前望去——彩鳳之下,一片平坦,僅可見一點微微起伏。他不由愕然地愣了一下,雙手抓住衣領往後一撕,“嘶”的又一聲裂帛響,她的衣衫被他撕掉了,露出光潔溫潤的後背來!——原來肚兜之下,胸際之間,緊緊裹纏著層層綢布條!
他恍然大悟,伸手在她胸脯上按了按,調笑道:“爲了女扮男裝,竟然綁得這幺緊,不難受嗎?我來讓你輕松輕松!哈哈……”
成人王語嫣驚叫道:“不!不!你不能!……”
仇大夫又是一陣狂笑,一把將她推倒在地,迳自抽身取來一柄鋒利匕首,在她面前蹲下。王語嫣大驚失色,心想:“大不了是一死,殺了我反而痛快,免得受他淩辱!”念及于此,霍地把心一橫,索性閉目等死。
但仇大夫不會讓她如願,他將匕首平放在她臉上,一陣涼意頓時直透王語嫣心底!卻見仇大夫將匕首緩緩下移,過了下巴,到了粉頸,只用匕首尖向她頸下肚兜吊帶輕輕一挑,便告割斷,再一抖手,割斷了她腰上至背後的系帶,整條小肚兜隨即與身體分離,掉落下來!
他的雙目不由一直!
——因爲呈現在他眼前的,還有層層白色薄綢,動人遐思地緊緊裹纏著胸前那段緊要部位,露出上下兩截欺霜賽雪的肌膚,隱隱透出一股冷香……他不由心本文來自神飄蕩,心中仇火稍稍一平,情不自禁就要去解那綢帶……王語嫣已是欲哭無淚,只好哀求道:“仇大夫,不管你跟我們段家,王家或是家母有多大仇恨,我情願以死相抵,請你殺了我,不要……”
仇大夫早就被仇火焚燒,神智早已迷失,根本未加理會,用手指往她胸脯前一探,再用力往下一插,灼熱的手指已順著雙峰間的乳溝向下滑去!……王語嫣只覺恐懼伴著強烈的羞辱,還有一種不可名狀的麻癢象電流一樣流向全身,瑟瑟發抖之間,仇大夫已將緊裹著她胸部的綁帶勾起,再以匕首順手一刀割斷,久經束縛的脹實雙峰立時彈起,條條綁帶紛紛掉落,頓使她的上身盡裸!
王語嫣不由得雙目急睜,失聲驚呼:“啊!……”
仇大夫卻爲之一怔,似被眼前的景象所懾——不甚明亮的光線下,只見這位大理國皇後一身玉肌雪膚,嬌嫩如同嬰兒的肌膚。尤其她現已身爲人婦,雖然未曾生育,雙峰已比少女時更爲挺實豐滿,充分顯示出少婦成熟豐腴的魅力和韻味……噢!那迷人的少婦胴體,象水,象蛇,象雪,象玉,真是上天嘔盡心血的傑作,配合得那幺恰好,那幺令人心髒要麻痹,無怪于當年會讓段譽神魂顛倒……只見那藕臂潔白晶瑩,香肩柔膩圓滑,玉肌豐盈飽滿,雪膚光潤如玉,曲線修長優雅……最引人注目的,是挺立在胸前的一對雪白山峰。王語嫣已嫁給段譽數年,卻尚未生育哺乳,那巍巍顫顫的乳峰,已絕非少女般的盈盈可握,飽滿脹實,堅挺高聳,絕對富有青春的彈性,真難以想象出剛才被緊束時的平坦情形。
峰頂兩粒紅色微紫的乳頭,如同兩顆又圓又大的水葡萄,又乃如唐詩所說的“新剝雞頭”,頂邊的一圈粉紅色乳暈,更顯出它的可愛。雙峰間一道深似山谷本文來自的乳溝,讓他回味起剛才手指在溝底滑過的感覺,不由心跳口渴!
他忍不住用手指在美乳上輕輕一捏!王語嫣自小生在豪富之家,成年後又嫁入皇室深宮,一生養尊處優,白嫩的肌膚有如塗著一層油,光潤柔膩無比!……王語嫣再也強忍不住,淚水涔涔而下,泣聲哀求道:“仇大夫,求求你殺了我,不要侮辱我……”
仇大夫無動于衷,目不轉睛地看著她那張秀美絕倫的臉。但見腮凝新荔,鼻膩鵝脂,眉挑雙目,櫻唇微啓,貝齒細露,細長的秀發分披在肩後,烏黑閃亮的雙眸閃著恐懼的輝芒……真是超群絕倫,美若驚鴻,那閉月羞花,傾國傾城之美色,似乎無法形容出萬一,使人疑爲九天仙女下凡,人間無此尤物,渾身泛著純潔優雅的氣質,真不愧是天下第一美人……他喃喃自語道:“唔……跟那賤人一樣的美麗動人,難怪會被那姓段的小淫成人賊看上,千方百計勾搭上手。哼!有其母必有其女,我看你也絕不會是什幺好胚子!”
他突然怒從心起,左手一把扣住她的玉乳,五指徐收,柔膩的乳房從指縫中擠出,閃著玉光的肌色一下變得紅紫!
“哎呀!——”王語嫣痛得尖叫一聲,叫聲淒厲刺耳——她一向嬌弱纖秀,何曾受過這樣的辱虐?
仇大夫根本不理會她的驚叫和哀求,左手抓住她的乳房向上猛提,右手抓住她的褲腰又撕又扯,外帶用匕首劃割,頓時外褲、小衣紛紛破碎掉落,片刻間已使她一絲不留,成了精光赤裸!
王語嫣早已嚇得魂飛天外,失聲痛泣,仍不住地苦苦哀求道:“仇大夫,請你殺了我,不要……”她好象除了這幾句,已不知該說什幺是好了。
仇大夫注視著她赤裸的嬌軀,兩眼發出的已不僅是欲火,還有一股仇恨的火焰。他咬牙切齒地恨聲道:“淫人妻女者,妻必遭人淫,這真是天理循環,因果報應!哈哈!……”他的狂笑,仿佛要沖破黑夜,直沖雲霄,讓整個宇宙都聽到他的呐喊,他的歡呼!……仇恨的火焰又點燃了他的欲火,他左手攬起王語嫣的腰身,把她抱到一個透亮幹燥的地方放下,“嘿嘿”幾聲淫笑,叁下五除二地脫去自己的衣服。這人不知是怎幺長的,可能是精通蒼黃之術的緣故,雖然一臉蒼老,身體仍可說健壯,那龐然大物更是雄偉得出奇,令人望之觸目驚心!任你多幺高明的描寫聖手,也寫不出那種讓人見之則惡的醜來,王語嫣真恨不能一掌打死他爲快!
斜陽照來,一尊玉雕冰琢的迷人胴體橫陳地上,曲線玲珑,凹凸分明,肌膚晶瑩透亮,光滑圓潤,仿佛吹彈得破!兩座鼓圓的聖女峰硬挺高聳,小腹平滑細最新地址膩,玉臍鑲在圓滑的腹壁之中,在那令人遐想的神秘叁角地帶,花房高隆,嬌香可溢,又黑又濃的茵茵芳草十分聽話地覆蓋在桃源洞口之上,罩著神秘的幽谷,整個赤貝粉紅清幽,一條誘人的小溪穿越小丘向後延伸,正好把這高挺的花房一分爲二。一顆鮮紅閃亮的草莓在芳草底下若隱若現,門戶重疊,玉潤珠圓,輕張微合,一如處子……卻比那些未經人事的處子更多了幾分嬌媚……肥臀渾圓,玉腿修長,纖臂似藕,腰細如柳……好一幅上天的傑作,女神的恩賜!
極度的恐懼使王語嫣在渾身顫抖,酥胸玉乳,起伏不定,玉腿纖臂,更是抖動生波!
仇大夫看得呆了,一股熱燥沖昏了每根神經,臉紅似血,氣喘如牛,胯下那根長槍早已舉頭示威!他緊盯著王語嫣那豐腴美麗的胴體,口中卻喃喃自語道:
“阿蘿,阿蘿……”不顧一切地撲壓到她身上!
王語嫣如遭電擊,只覺一股男人的體味撲面而來,瞬時間那火熱的男人身體已撲壓在她身上,壓得密密實實的,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壓。特別是高聳的胸脯被緊緊壓擠著,她一陣憋悶,一種陌生的粗重喘息已撲到眼前了!
她驚恐地扭動著身子,兩手推拒著,一邊抵抗一邊哀求:“仇大夫……你、你不能——”語聲驟然中斷,她的櫻唇被堵住了!她一陣惡心直要嘔吐出來,只好拼命擺頭,想擺脫他的嘴唇。
仇大夫只覺一陣陣迷亂,他已完全失去了神智,只認爲眼前這位美麗的大理國皇後,就是他的夢中情人王夫人!他瘋狂地叫到:“阿蘿!阿蘿!”使勁咬住了那兩片柔乎乎而富有彈性的櫻唇!
王語嫣痛苦地呻吟了一聲,扭動得更起勁了!
仇大夫感覺到了她的劇烈喘息,少婦那動人的身體曲線不停地撞擊著他的胸口,他仿佛聞到了野石榴,百合花,熟蘋果和別的什幺花的香味,這些少婦的成熟氣息使得他更加迷醉,他用力分開她的雙手,將它們壓死在地上,開始盡情地撫愛那兩座豐滿、富有彈性的乳房!他盡情地揉捏,盡情地摩擦,惡狠狠地發泄心中所有的仇恨!
只見那豐滿的胴體一陣陣難耐地扭動著,他卻猛然低下頭去,含住了那粒葡萄,一陣猛吸狂吮!
王語嫣在掙紮:“不能!……不要啊……”她嘶叫著,反抗著……然而這種反抗是無力的,無助的,再也沒有比這種反抗更刺激人的欲望的了。
仇大夫狂亂地叫著:“阿蘿!阿蘿!我要你……”他緊緊地將王語嫣按在地上,右手已順腹而下,探向了那神秘的叁角地帶!
王語嫣驚叫道:“放手呀!……放手呀!……”仇大夫卻毫不理睬,手指已按在肉貝上活動起來!
無限的恐懼在王語嫣心中打轉,她拼命滾動著,腳踢著,想要擺脫仇大夫的挾制,有幾次眼看就要成功了,但……她忽然恨自己,爲什幺跟段譽在一起那幺久,也沒學會武功……漸漸的,她癱軟在地上,盡管她心中充滿了恨意,卻沒有了一絲力量去抗衡這該詛咒的世界……她徹底崩潰了,絕望地閉上了眼睛,不停地在心中哭泣:“段郎……你在哪……”仇大夫一只手摸著那神秘之處,手指在摳動著,揉捏著,在狂笑著……只見那粉紅色的花瓣微開,中間赤貝隱現,中央處的凹陷留下一個小小的圓孔,上端一顆紅豆兀自神采奕奕地挺立在那兒,既可愛又誘人,真是養眼已極!
欲火中燒下,仇大夫手指向下一探,伸入火山口中,摩擦著那粒紅豆,在出口進進出出地撥動開來……王語嫣全身一顫,秘穴更是猛一下收縮!仇大夫心癢難禁,俯下頭去,伸出舌頭,不住地往那花唇紅豆上猛舔了起來,一面舔還一面啧啧贊歎:“阿蘿,你這兒真美……”
王語嫣羞憤已至極點,不斷扭動著身體,渾身顫動不止……仇大夫欲火已燒旺到極點,再也不能克制了,腿間的小公雞早已昂首長鳴報曉,向前一撲,猛力壓在了王語嫣的胴體上!
王語嫣被他緊緊壓實在地上,只覺下體那柔柔的草地上,被一根硬硬的東西磨動著,硬梆梆地頂撞著,她驟然一驚,一雙玉腿立時緊張地緊夾著!她想作最後的抵抗,然而一雙藕臂卻被他緊緊按著,她只覺那肉根在向洞口挺進了,深入了,她只能無助地狂扭著身體躲避……仇大夫只覺王語嫣那堅挺的雙峰不斷在胸口前磨轉,欲火不斷升騰,已達到了頂點,他口中不斷叫著:“阿蘿……阿蘿……”,大雞巴開始有節奏地抽動,越頂越快,終于不顧一切地單刀直入,攻打玉門關——可惜王語嫣玉腿緊閉,不得其門而入!
他心中一急,更加猛力地沖撞,下下用力地往腿縫根上頂,再使勁猛旋,然後整根拔起,再用力狠狠地插下去!頂進,旋進,來回交互運用,毫不留情地發動猛烈攻勢!
王語嫣被他這一陣強棒轟擊,逼得喘不過氣來,羞憤的淚珠象斷了線的珍珠汩汩不絕!說時遲,那時快,仇大夫一手滑入她的粉腿內側雪白的嫩肉上遊走,癢得她一雙秀腿直抖,另一只手卻提上玉峰頂尖捏玩著她的乳珠!叁處猛攻,她如遭電擊,全身一陣癱軟,再經魔手輕扣,玉腿已松!
仇大夫豈肯放過良機,順勢用力向前一頂,“滋”的一聲脆響,同時“啊”最新地址的一聲慘叫!——不用說,准是他那小老二突擊成功,攻入了王語嫣的秘洞裏!
王語嫣只感到幽口一裂,一條硬梆梆的東西業已拍闼而入,不由得慘叫了一聲!她知道,自己的情白,自己的一生全完了。她這個大理國的皇後,再也無顔面對她的臣民,更無顔去面對心愛她的段郎了!……她只感覺下體一陣火辣辣的刺痛,額上直冒冷汗,好象五髒六腑都快要被他捂騰出來。她頓時痛不欲生,赤裸的嬌軀猛然挺起,力量是那樣的猛烈,幾乎將仇大夫掀開!
仇大夫“滋”的又一刺槍,王語嫣口中發出了痛苦的哀鳴,又一次被他撲倒在地!她整個神智呆滯了,麻木了,淚流如雨,絕望地閉上了眼睛……可憐這位冰清玉潔的大理國皇後,一生被人呵護,尊重,此時卻慘遭淩辱!
仇大夫瘋狂地厮殺著,得意地狂笑著:“阿蘿!阿蘿!我……我終于得到你了!……我比那姓段的淫賊怎幺樣?……”
他好象一匹脫缰的野馬,不停地在王語嫣修長的胴體上弛騁著;又如亂蝶狂蜂,只向花心去采!那種帶著仇恨的欲望完全象頭野獸!……他在她那呆滯、麻木、痛苦的嬌軀上肆意地發泄著,雙手窮凶惡極地搓、捏、揉……大雞巴也重重地撞擊著,渾身上下感到了一種獸性發泄的滿足……男女交合,本是人生美事,然而此時此際,對于這位大理國皇後來說,無異是一種既痛苦又無法忍受的摧殘!王語嫣在那狂風暴雨的猛烈摧殘之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不禁痛苦、羞澀地淚流不止……她四肢無力,一點也不能掙紮,連舌根也不聽使喚,就是有什幺異樣的感覺或痛楚,也只得咬緊牙關忍受了。她雖是經曆過風雨的少婦了,仍感到下體火辣辣的,只有鑽心的痛疼……最新地址她麻木了,只有咬緊牙關,任憑那雙魔爪在她那柔膩膩的雙乳上肆意搓揉,發狂地捏擠,幾乎要將她的雙乳揉破了;只有任憑那一根又長又粗,硬挺挺的怪物,在她聖潔的桃源秘穴中急攻猛搗,掃庭犁穴!
猛地,仇大夫身子突然一陣哆嗦,猛吐了一口大氣,兩腿向下一蹬,大雞巴一陣極爲瘋狂地猛烈抽射!橫掃!……王語嫣只覺下體內那個怪物一陣亂顫,一股濃漿熱液直向自己花心深處噴射而來!一種又膩又粘的惡心感立刻撲上心頭,耳邊卻聽到他在上氣不接下氣地叫著:“阿蘿……阿蘿……我比那姓段的淫賊怎幺樣?……媽的!怎幺說著說著就完了……”說完,象死狗一樣趴在她身上,一個勁地狂喘不止……她何曾受過這樣的汙辱,身子也跟著劇烈地顫抖起來,可是四肢被他壓得不能動彈,只有不停地搖頭哭泣,心在不停滴血……最新地址忽然,她感到胸口一陣涼意,原來仇大夫又俯下頭來,兩片厚實的嘴唇瘋狂地在她那紅色微微發紫的乳蒂上不停地吸吮起來……她感到萬分羞辱,痛不欲生,然而……她不能死,她是大理國的皇後,她還有心愛她的段郎,她現在只想盡快脫身,報仇雪恨!
就在這時,她突然感覺到仇大夫仍泡在她桃花源中的那條死去的肉棍兒又再度還陽,漬漬蠕動起來了……她神色忽變,臉色蒼白,淚如雨下,心中絕望地自語道:“段郎……我再見不到你了……”

天天玩人人做夜夜添